我在上海的女人和故事- 第十五章:野营

乱伦小说   2021-06-11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风平浪静的过了08年的春节,大年初三,我就和雨北上了,到了首都,经过两周的周旋,正月十五,我们回到上海,带着那份珍贵的合同书,这从实质意义上确定了我们行业领头羊的地位,对公司和对我,对雨,都有了实质性的飞跃。

  我被破格提拔,任副总,并担任公司董事,看着开会时候,一群比我大十来岁的人,我总有点不自在。李辉的事情,让我开始懂得保护和伪装自己,左一个大哥,右一个大哥,叫的他们心花怒放。

  曼曼从那晚後,就直接辞掉了工作,後来竟然又和绑架她的那帮人有了联系,那帮人开始做鞋生意,因为有过这麽一次「绑架」的经历,竟然彼此多了一些信任,於是曼曼开始做网店,没想到鞋的生意一发不可收拾,三个月不到,就招了两个小姑娘和她打理网店,一个月竟然也能盈利万把块。

  欣一直在杭州,喃一直在家相夫教子,08年的上半年,是安逸的一年,日子飞快。

  五月下旬的一天,喃打来电话,说,想带孩子过个不一样的六一,问我有什麽建议!

  我开动了下脑筋,说,去野营吧!

  我只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喃竟然立即说好,於是自己准备去了,可就在要成行的前一天,喃又打来电话,说老公又出差了,不能一起去,我当然立即答应,好久没见孩子们了,很想他们,当然,更想喃。

  我们开车去了佘山,根据一些驴友的介绍,找了一座荒山,安营紮寨下来,我在大学时期,就是狂热的徒步和穿越分子,去过西藏和新疆,去过张家界和黄土高原,这次带喃和孩子出来紮营,兼职是小儿科里的小儿科,我用打火石教孩子点火,我带领孩子去拾柴火,我带领孩子去农家借水和捉散养鸡,更带领孩子去山下果园果农家采摘果实,晚上我们一起吃着超市买来的好吃的,但我不忘记用自己带的锅,为孩子们炖了一锅鲜美的鸡汤,自始至终,喃都跟在我和孩子屁股後面,到了晚上,我给他们讲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农村的趣事,围着篝火,看着星星,孩子们最後在我的怀里和喃的怀里进入甜蜜的梦想。

  把他们费劲的放进帐篷,喃才敢和我靠近的坐在一起,我们俩个,就那样静静的守着篝火,看着星星,在上海,看到这样的星星,很难,但在这样的山头,天上繁星却格外闪耀。

  不知不觉,喃竟然趴在我的腿上睡了过去,我就那样抱着它,裹着毯子,一直到下半夜,她醒了,看到我还那样抱着她,她感到很不好意思,我示意她进我的帐篷,她摇摇手,说孩子在,不好。我也不想强求,就帮她会帐篷,拉上帐篷的拉链,自己才回了帐篷。

  过了一会,就睡着了,半醒半睡之间,听见有动静,赶忙起身往外钻,没想到正和外面的一个人碰到了一起,原来是喃,碰的她呲牙咧嘴,但却憋着声音在笑,一下钻进我的帐篷,还说什麽呢,我一把搂住,和她激吻起来。

  我特别喜欢喃的乳房,柔软而不下坠,丰满而又性感,我两手把她的乳房挤到了一起,一嘴含住两颗乳头,舌头凌厉的挑逗着乳头,喃咬着下嘴唇,腿来回的搓着,我舌头顺着乳房滑下,经过肚脐,直接到了裤腰,用牙帮喃把绳子解开,脱下她的休闲运动裤,里面是一个丝质的小内裤。

  「不要,不要了,我来那个!」喃害羞的用双手遮住阴部,我用鼻子使劲吸了一口,嗯,是有股卫生巾的味道,但我接着一头就紮了进去,用鼻子隔着内裤,挑逗着喃!喃小声的呻吟着。

  我要亲喃的下身,喃死活不让,为了让我妥协,喃还主动拉下我的裤子,帮我口交,果然还是喃,还是那样咬到我的鸡巴,我笑话她,她说,「我只给你口交,别人又没有,当然生疏了啊!」

  我惊异的问她,她老公呢,喃咬我大腿一口,说别提他行不行,然後後面补充说:「不给他弄这个!」

  我立即被感动了,二话不说,扯开喃的丝质内裤,就亲了下去,虽然有一小股血腥的味道,但这是我的女人,我必须这样做!

  喃显然被我的「乱来」吓到了,但被我舌头密集的舔着她的阴唇和阴核还有插入阴道,她很快来水了,比以前几次多的都多!我转身扑上来,甚至没有扶着鸡巴,鸡巴就一下插入了喃的阴道,我动了起来……

  外面偶尔传来一阵猫头鹰的叫声,喃在我身下使劲咬着下嘴唇,强忍着,但接着帐篷灯,那样的美人妩媚的表情,更加让我兴奋,我关掉灯,拉开帐篷,外面一轮皓月,漫天繁星,我快速的抽插着喃,喃使劲搂着我的脖子,牙不由自主的对着肩膀咬了上去,我强忍着,下身至今的抽插着喃。

  喃使劲抱住我的脖子,上半身已经离开地面,只有阴部和我连接着,基本成了坐着的姿势。

  我让喃使劲用腿盘住我的腰,我爬出帐篷,喃小声而紧张的提醒我:「疯子,疯子,小心孩子!」

  我抱着喃,走到离帐篷远一点的一块大石头上,双手抱着喃的屁股,鸡巴使劲冲刺着喃的下体,喃也情不自禁的开始呻吟,猫头鹰还不时的传来叫声,一群不知名的小虫卖力的伴奏着……

  我和喃浑身全是汗水,我把喃直接放到了大石块上,石块有点凉,但喃没说什麽,我把喃的腿架起来,放在肩膀上,蹲着,插入了喃的阴道,一点一点的开始加速,鸡巴基本是完全垂直的插入喃的阴道。

  喃用手後撑住石头,上半身起来,我把喃的脖子一搂:「宝贝,看,看,我在肏你,看到了麽?」

  喃看着我们链接的部位,气喘吁吁的说:「看到了,看到了,你个疯子,你个疯子……」

  喃的声音太好听了,我忍不住,射了出来,怕石头太凉,我抱着喃,回到自己的帐篷,盖上毯子,拥抱着进入了梦想。

  早晨,听到孩子们叫我叔叔起床的时候,吓我一跳,我一骨碌爬起来,想赶紧叫醒睡梦中的喃,才发现,喃早已不知去向,等我穿好衣服爬出帐篷的时候,发现喃已经帮孩子们支好画架,打好水,准备要写生。

  於是,愉快的一天,就这样过去了,晚上9点多的时候,我们又回到了市里,送他们上楼後,喃送我出家门,轻轻的对我说:「遇到你这个疯子,我该当折寿!」

  在雨的帮助下,我的工作进展的非常顺利,北京归来,雨没有接受公司安排的工作,而是坚决要求跟随我,当我的副手,对这一点,我很感动,拿她当妹妹一样待,只是曼曼不太喜欢她,说她对我肯定是别有用心,说人家是青面兽,笑话雨脸上的胎记。

  08年8月,欣忽然来电,内容很简单,「速到杭州来,立刻!」

  自从和曼曼那次事情後,我觉得很没脸见欣,我估计,手机里,欣都听到了,半年多,联系都不多,期间我帮蛋蛋买了俩玩具,让雨带过去过,其他,很少联系。

  我开车两个多小时,就到了欣的家里,蛋蛋还记得我,欣表情严肃,也没和我多话,就和我下楼,开车,我坐在副驾驶,看着这个女人,半年多不见,她看上去又成熟了好多,甚至有了一种威严,让我连抓她手的勇气都没有。

  车转了几个弯,就到了杭七院,是精神病医院,欣停车,带着我,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病房,在护士阿姨的陪伴下,我们进入了这个病房。

  窗前的椅子上,一个老者坐在那里,背对着窗户,逆光,我上前两步,看那老者有点面熟,欣走上去,蹲下,握着老者的手,老者没啥反应,反覆摩擦这手里的一块玉!嘴里喃喃的说着什麽,听不太懂,好像是山东的腔调……

  等走近了,我才发现,这就是第一次见到欣的时候,那个50多岁的富态男子,只不过,现在的他,目光呆滞,头发花白,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。

  欣让我坐在床边,她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老者旁边,说:「今天让你来,是想给你讲清楚一些事情!」

  我感到屋子里忽然有了一种巨大的压力,让人窒息……

  欣一直看着老者,握着老者的一只手,「我们其实真的算是老乡,贝,我们家族祖籍山东泰安,爷爷後来参军,是国民党,蒋介石退守台湾後,我们一家也跟着去了台湾,所以,我又算台湾人!」

  欣的几句话,让我混沌不已,这个女人呢,太复杂,有时候感觉她很近,有时候,却感觉她无比的远,有时候感觉你很了解她,但有时候,却又让你迷惑不已,我不知道接下来,还会有什麽我不知道,现在想起来,我甚至自始至终,我都没问一句她的家在哪里,到底是哪里人!我只知道,她在我心目中,占据了绝对的地位。

  我走上前,蹲在她身旁,搂着她的腰,看着她,欣还是没看完,继续看着老者:「这位,就是我的大伯,是我们家,是我爸爸兄弟4人中,唯一一个活在当世的人!是他把我一手抚养大,可以说,就是我的父亲!」欣说着说着流下了眼泪。

  那老者,依然木然的把玩着手里的东西,目光呆滞……